安娜文学>都市小说>先婚再做[女A男O] > o的手铐要让a来解
    时青黛说得不对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把射进去的精液清理完。

    白修洗澡时下面又流了许多出来,他盯着那里看了一会,觉得这应该早就超过两千毫升了。

    对方……似乎没他想的那样理智。

    他心里的郁闷忽然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洗完澡后,白修小心地擦了几下腺体附近,便晃着一身水汽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桌上的光脑又响了许久,白修心情还算可以,这次听到便走过去接了起来,顺道把先前看上的手铐从桌面捞走。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才接电话?”电话里传来的是他父亲的声音。

    刚刚白父就让管家给白修打了电话,只是白少爷说了句滚,管家便自然而然地挂了电话。他都来不及阻止。

    白修把光脑搁在一边,指腹蹭着手铐的边缘玩,乐此不疲地用坚硬的金属将指节压得更白,“刚刚在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在家里那副脾气收收,既然嫁了人,就要有大家的样子,别惹了少校不喜。”

    时青黛说得不对。

    她并没有把射进去的精液清理完。

    白修洗澡时下面又流了许多出来,他盯着那里看了一会,觉得这应该早就超过两千毫升了。

    对方……似乎没他想的那样理智。

    他心里的郁闷忽然散了一些。

    洗完澡后,白修小心地擦了几下腺体附近,便晃着一身水汽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桌上的光脑又响了许久,白修心情还算可以,这次听到便走过去接了起来,顺道把先前看上的手铐从桌面捞走。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才接电话?”电话里传来的是他父亲的声音。

    刚刚白父就让管家给白修打了电话,只是白少爷说了句滚,管家便自然而然地挂了电话。他都来不及阻止。

    白修把光脑搁在一边,指腹蹭着手铐的边缘玩,乐此不疲地用坚硬的金属将指节压得更白,“刚刚在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在家里那副脾气收收,既然嫁了人,就要有大家的样子,别惹了少校不喜。”